??  首頁  新聞中心  企業新聞  

企業新聞??媒體聚焦??

8.55米陣地上的沖鋒

對于22歲的楊理想來說,今年二月份將會是他職工生涯永難忘懷的一個節點。這個2019年12月份才來報到的安徽小伙,雖然還只是個實習生,但這并不妨礙他和裝置的同事們一起,用熱血和汗水去贏得大家的點贊和尊重。

因為疫情導致交通管制,負責丙烯腈一期SAR裝置爐灰清理的43名外包單位人員,最初只來了5人,后來陸陸續續增至26人,給裝置的正常運行出了個不大不小的難題。關鍵時刻,兩套SAR裝置的所有人員果斷集結,成立了突擊隊,勇敢挑起了清爐灰的重擔。14天的時間里,他們先后經歷了筋疲力盡、相繼受傷、琢磨技巧、相互鼓舞、咬牙堅持等階段,最終贏下了這場艱苦卓絕的戰役。

2020030401.jpg

 

“我們好幾個人一起,推著8米多長的清灰槍,一次又一次地推向爐壁,往復循環,我們都調侃自己像是搖擺人,但班長告訴我們,我們不是在搖擺,而是在沖鋒!”1.82米的楊理想抿了抿嘴唇,眼神若有所思。

1 

清爐灰的平臺,長8.55米,寬4.5米。清灰口處,密密麻麻布滿了1024個清灰孔,兩個鍋爐加起來則是2048個。剛接到任務時,小伙子們并沒有意識到清爐灰工作的艱巨,好奇地圍著清灰槍問這問那。但使出吃奶勁清了幾個孔后,個個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。

“我們一直都認為這活很輕松,沒想到要費這么大的力氣,真的太難了。遇到難纏的孔,清一個要花上十幾分鐘,想哭的心都有。”突擊二隊隊長,同樣22歲的王雪宇回憶道,風輕云淡的笑聲里藏著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。

困難有,但活還得干。如果爐灰清理不及時,會直接引發裝置焚燒凈化系統的壓差變大,設備承受壓力水漲船高,就容易發生故障,裝置生產負荷也會被迫降低。眼睜睜等著外包單位的人解除交通管制肯定行不通,那怎么辦?

王克榮和宋國君兩位事業部總經理碰頭一合計,很快拍板決定——外包單位人不夠,我們自己上!2月9日,兩個事業部各成立了一個清爐灰突擊隊,專門負責清灰,每個突擊隊4人,自愿報名,部門遴選,要求責任心強,能吃苦,性格堅韌,同時力氣還得大。不到一個小時,招募完畢。兩個突擊隊,平均年齡26.3歲,其中23歲(含)以下的5人。

“去年八月份,儀表中心全員上陣增援建設單位搶進度,承擔一部分尾項施工的急活,順利保障了丙烯腈二期按計劃開車,當時的報道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如今我們遇到挑戰,當然也不能認慫,必須頂上去。”SAR裝置主任工程師李曉波說。

 20200304002.jpg

這次清爐灰,除了突擊隊外,裝置所有班組的人全部參與進來——大休班組一分為二,輪流配合當班班組;剛下夜班的班組,看到大家干的起勁,也分批留下來幫忙。十幾個人聚在一起,大家戰勝困難的信心陡然增加了不少。

突擊隊專門負責夜班的清灰,從晚上6點多開始上平臺,干到10點半,休息一個小時后,繼續沖鋒一直到凌晨5點。剛開始時候,因為落下的工作量較大,清灰工作“歇人不歇槍”,24小時連軸轉。一個班干下來,大家渾身酸疼,腿走路都感覺是飄的。

王總和宋總心疼這些小伙子,每天都會抽出空去現場給大家鼓勁,順便給大家帶點餅干和火腿腸補補能量。裝置主任晚上索性就睡在辦公室,陪著大家一起戰斗。夜色降臨,和工程師一起去支援,給大家一點驚喜和力量。

2 

清爐灰看起來是個毫無技術含量的體力活,其實里面大有文章。因為缺乏經驗,小伙子們不會用巧勁,只知道使蠻力,沖鋒幾次后便是氣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更糟糕的是,好幾個隊員因為發力太狠,還受了傷。

郭智剛是第一個。他在推清灰槍時沖得太猛,手腕被槍的回彈力給別傷,腫得像饅頭一樣,吃飯時手一直在抖。剛過兩天,陳佳的腳因為在蹬地時踩在別人腳上,崴了!痛得他額頭直冒汗,但還是不聽勸,繼續咬牙堅持著。

英振民是突擊隊的成員之一,他最能理解受傷的兄弟們為何不愿退出戰場:“事業部的同事們都看著呢,大家都對我們充滿期待,這個關鍵時刻你退下來,就算大家不說什么,那你以后也很難抬起頭,腰桿就不直了。”其實大家并沒有這么想,只是小伙子們的自尊心太強,潛意識里生怕被“看扁”罷了。

20200304003 .jpg

 

外包單位的清灰隊長許善喜,經過這兩周的共同戰斗,對SAR裝置的小伙子們開始刮目相看。

“我們剛開始都一致認為他們堅持不了三天。現在這些95后的孩子,從小到大都被寵著慣著,哪里干過這么苦的活。但他們還真的挺有種,硬生生給扛了下來。他們和我的兒子差不多大,看到他們累得癱倒在平臺上,連夜宵都不想吃,我心底真的還有些心疼。”

平時少言寡語的李曉波,這兩周性格大變,有空就去清灰現場擔任宣傳員,使出十八班武藝,想方設法給大家鼓勁加油。描述裝置前景的美好,講講最近事業部產品銷售的火爆,聊聊國內疫情防控形勢越來越好,分享下自己當初的成長史,清灰隊的小伙們聽得很入迷,不知不覺間又過去了一天。

經過一個星期的連續突擊,SAR裝置的工況大為好轉,工藝氣體總量由65000m3/h提升至72000m3/h,極大地改善了裝置運行質量,裝置處理能力得到了迅猛的提升。

20200304004 .jpg

 

“清灰這個活主要是靠耐力,我們都算是靠蠻力,所以干一兩個小時后,力氣基本就折騰得差不多了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們只有靠信念和精神上的戰力來繼續扛下去。部門的各級領導都來支持我們,鼓勵我們,甚至還親自上手幫忙,偶爾也會在微信群里發發紅包調節下氣氛,最終還是熬過來了。真的不容易。但通過這件事,我們也收獲了很多,特別是在意志力的磨練上,受益匪淺。”突擊隊員劉瑞東說,他是突擊隊里年齡最大的隊員,今年34歲,也是唯一的一名80后。

3 

2月21日晚上,清爐灰突擊戰勝利結束的前一天。一丙SAR裝置班長陳佳做了個夢,夢的場景是2015年底SAR裝置剛剛開車成功的時候,自己和班組的同事們在清爐灰。當時因為沒有力工幫忙,裝置的爐灰只能靠自己人清理,陳佳那時候還是個剛入職不久的普通外操,李曉波是他的班長,班組當時只有五六個人。

陳佳清晰地記得,那年冬天特別的冷,裝置開車費了很多周折,克服了一個又一個難題,最終投料成功。同事們特別興奮,接到清爐灰的“額外”任務后,沒有一個人退縮和畏難,勇敢地沖了上去。

“現在想起來都很感動,當時開車已經讓我們疲憊不堪,但清爐灰時沒有一個人偷懶,像打了雞血一樣,渾身有使不完的勁,一直干了一個多月。我們當時干完活,大家伸出手掌,清一色都是被磨破的繭子。”陳佳如今剛過而立之年,從突擊隊那幫小鮮肉身上,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幾年前的影子。

吃這么多苦,受這么多累,你們究竟埋不埋怨?后不后悔?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突擊隊的隊員們。

突擊一隊隊長杭金石沒有正面回答我,沉思了一會后,他像是在自言自語地看著前方的夜:“先苦后甜,先苦后甜,沒有苦,哪里來的甜?幾年前,陳班長和李主任他們那一撥能吃苦的,現在都受到了公司的重用,新來的同事都能從中看到希望和未來。別的裝置也一樣,能吃苦肯上進的人,公司都不會虧待。”

20200304005 .jpg

 

年紀最小的王振科,掏出手機打開他們清灰突擊隊的微信群,不斷向前翻,找到了李曉波在群里發的一段話遞給我,算是對我提問的回答:如果你不握緊拳頭,你就不知道你力量到底有多大;如果你不咬緊牙關,你就不知道你的堅持到底有多狠;如果你不拼到最后,你就不知道你的內心到底多強大。無論在哪里工作,最強悍的競爭力只有一個字:拼。只有當你足夠努力,你才會足夠幸運,這世界不會辜負每一份努力和堅持。

我的心底一陣歡喜——為這幫年輕的同事,也為公司未來的前景。看著他們收拾好裝備走向燈火通明的裝置,開始下一次的沖鋒,步履堅定,談笑風生,我默默目送了許久。路過的李洪源和我打招呼,問我在想什么,我向他點點頭,沒有吭聲。

我當時腦海里其實正在回放清灰突擊隊員們工作時的場景,他們團結一致,推著或拉著清灰槍,傾著身子,腳蹬地,憋紅著臉,滿頭大汗,脖子青筋暴起,喊著口號一起向爐壁沖鋒——我在想,這不就是我們斯爾邦人向一流企業目標沖鋒和挺進的縮影么?

 


青娱乐视频免费,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,欧美日韩视频高清一区,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下载